首页一案一议 》 正文
高级检索

柴某诈骗案——隐瞒事实将应转交他人的财物据为已有的行为如何认定

 来源:泉港区纪委监察局   浏览次数:   2016-04-13   字体大小:[大][中][小]

 

【基本案情】

柴某,中共党员,某县公安局交警队队长。

20058月,某县公安局交警队干警任某在执勤中与某集团公司运输车队司乘人员发生争吵拉扯,任某被打伤致左手小手指骨折。公安局交警队队长柴某闻讯后赶至现场,出面替任某向肇事方提出索赔3000元医疗费的要求。后经柴某与集团公司多次协商,集团公司同意支付给任某3000元医疗费。柴某签收了集团公司给付的3000元现金后,将其中的2000元交给任某,并告诉任某只收到2000元医疗赔偿费,对其余的1000元柴某则据为己有。

【分歧意见】

对柴某将1000元据为己有的行为应如何定性,有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柴某的行为应定性为非法占有。理由是柴某以警方名义代任某向集团公司索赔利用了职务上的便利,领取集团公司支付给任某的3000元医疗费,应将其转交给任某,这3000元医疗费属于任某所有,不是柴某经管的公私财物。因此,柴某将其中的1000元据为己有的行为,是非法占有非本人经管的他人财物的行为。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72条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非本人经管的国家、集体和个人财物”,应定性为非法占有。

第二种意见认为,柴某的行为应定性为诈骗。理由是柴某以警方的名义向某集团公司索赔,收到集团公司给付的3000元医疗费后,却支付给任某2000元,并告诉任某只收到2000元,把剩余的1000元据为己有,即通过隐瞒事实的方式骗取了任某的1000元现金。依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161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应定性为诈骗。

【评析意见】

我们同意第二种意见,对柴某将1000元现金据为己有的行为应定性为诈骗,理由如下:

诈骗是指通过伪造事实、隐瞒事实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的行为。柴某隐瞒事实真相,签收了3000元却告诉任某只收到2000元赔偿费,自己留了1000元。很显然是一种诈骗行为。有的同志认为,柴某的行为与职务有关,这也要一分为二地看。柴某作为交警队队长,代表下属干警出面交涉,基于此职务有这个权利和义务,他以警方名义向集团公司提出索赔并协商谈判的行为是职务行为。但是,他代任某从集团公司领款3000元之后应转交给任某,这个交付的过程与职务没有关系,柴某仅仅是一个经手人,履行交付义务并不是基于他的法定职责。他与集团公司就赔偿问题协商达成一致后,其履行职务的行为已经结束。柴某在3000元拿回来之后,把钱还给受害者,这只是社会生活中一个普通的交付问题,柴某在这个事情上伪造事实,隐瞒真相,骗取财物,应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161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定性为诈骗行为,并考虑其情节、后果等因素进行适当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