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廉德故事 》 正文
高级检索

廉洁自律树典范

 来源:泉港区纪委监察局   浏览次数:   2015-08-19   字体大小:[大][中][小]

陈金源,乳名金元,曾用名纯洁,1926年9月27日出生于涂岭世上村,1945年秋就读于泉州国立海疆专科学校,1948年参加革命,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3月任中共涂岭区工委书记。解放后,陈金源先后担任中共惠安县委文教书记、县委副书记和原泉州大学副校长、泉州师专校长、泉州师院院长和党委副书记,1973年11月任中共泉州市(县级市)市委常委、革委会副主任。他“文革”中曾蒙冤,平反后担任中共泉州市委常委、副市长、市人大副主任等职,1990年2月离休,1991年4月29日病逝,享年66岁。

“共产党艰苦奋斗的精神不能丢,密切联系人民群众的作风也不能丢,要当好人民的勤务员,不能当官做‘老爷’。”这是陈金源同志在1990年回忆涂岭区工委工作时说的一句话,不管在革命战争时期,还是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他始终都是这样做的。

陈金源生活非常简朴,早年就读海疆大学时,还穿着木屐和打了很多补丁的衣服,乡下的父亲每月都要挑地瓜、米和萝卜干给他吃。据陈金源弟弟回忆,陈金源上世纪50年代担任惠安县委文教书记时,有一次穿一双破了洞的布鞋去北京开会,可门卫不让他进入会场,后来他只好向别人借钱买了双皮鞋,才得以进去开会。

1959年泉州大学停办后,泉州方面争取开办华侨大学,方案送到中侨委主任廖承志案头,他阅过之后同意开办华大。当时泉州方面本想把师院发展为华侨大学(后来华大由国家拨款另行搬到城东办学),时陈金源担任泉州师院院长,于是由他具体负责华侨大学创办筹备工作。

陈金源时刻用“其身正,不令则从;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这句话来鞭策自己,在他的带动下,华大筹办工作效率极高。在筹办的过程中,其人权、财权集于一身,在别人看来,应该是有“油水”的。但陈金源却是“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从不随便接受别人礼物或宴请。正因为他一身正气,送礼者望而却步,拉关系者常吃闭门羹。时任中侨委主任的廖承志时时关注着华大的筹办工作,对陈金源的作风有所了解,赞叹他是“党员干部廉洁自律的一面旗帜”。

自身正才能正别人,陈金源认为:“廉洁这根弦是干部的生命线,这根弦如果绷不紧,就会授人以柄,胆子就不大,底气就不足,说话就不灵。”他对自己的亲人要求也非常严格,实事求是,大公无私,从没为亲戚“开后门”。

在涂岭世上村经常有群众议论:陈土源(陈金源亲弟弟,曾任路打乡农会主任)也是地下党员,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怎么退休后没有享受离休待遇?据陈土源回忆,地下党名册在解放前的一次意外中被误毁了,后来他要办离休时,没有名册证明,为了这事他找过哥哥(陈金源)帮忙,当时陈金源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活在社会上,要靠自己的劳动来补充自己生活所需,没必要向国家伸手,再说国家也有困难。此后,陈土源再也没提这事,一直靠养鸡鸭和种水果来维持生活。

“文革”期间,陈金源受到打击,1978年还被下放到马甲加锥农场劳动三年。1980年党实事求是地给予落实政策,撤销了“文革”清队的审查结论。1982年,陈金源被重新安排在泉州担任重要领导职务,侄儿找他要求到市里工作,他说:“违规的事不能做。”同时他还强调了选拔干部的两条原则:一要从基层做起,二要从基层推荐上来。侄儿无功而返,听从他的教诲,老老实实从基层工作做起。

生于斯,长于斯。陈金源同志对老区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他在外工作,却心系老区人民,关心老区人民疾苦。当听到世上村没有学校,小孩要徒步到较远的邻村上学时,他就发动村民自力更生,建起了“世上小学”。当得知家乡没电时,他亲自从泉州运来变压器和电线杆,为家乡通了电,结束了家乡的“煤油灯时代”。后来,听说家乡要开发“肖厝港”,他主动请缨带队回来勘探,一住就是几个月。在回家乡工作期间,他不住宾馆,不吃酒店,吃住都在弟弟家里(他自己家一直没有盖新房),他说:“弟弟家的猪头骨肉和地瓜稀饭好吃。”正是这时候,他被查出患有肺癌。

弹指一挥间,革命战争过去了四十多年。陈金源同志虽然历经坎坷,但最终留得清白在人间。他在1990年撰写涂岭区工委回忆录时,留下了三条宝贵意见,其中第二条是:

“要坚持党的领导和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过去我们搞革命斗争,主要是依靠穷苦群众,走到哪里吃的是稀饭,配的是菜脯根,日夜兼程,不顾生死和劳累,现在也要发扬这样的革命精神,促使涂岭地区尽快富裕起来。”


廉德启示:“不能当官做老爷”一语,体现了一位人民公仆艰苦奋斗、勤政为民、大公无私的本色。金代元好问的《遗山集》道:“能吏寻常见,公廉第一难。”人民公仆陈金源却时刻保持廉洁自律,做到“公廉寻常见”,令人敬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