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蔡玉华:“我深爱着我的家,虽然它给过我太多的苦难”

来源:泉港区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2020-06-19 00:36

  “我深爱着我的家,虽然它给过我太多的苦难。”

  1975年,我嫁到樟脚村,这是一个美丽的小山村,起初我们生活虽不宽裕,却挺和美。

  然而,从婚后第三年开始,灾难接二连三降临:先是我丈夫突发疾病导致右脚指头烂掉,再也干不了重活;随后,公公双目失明;大儿子12岁时患了先天性肌肉萎缩症,无法直立行走;没过多久,丈夫的眼睛也看不见了;在丈夫失明的第二年,寄托着我全部希望的小儿子竟也患上和他哥哥一样的病症,更揪心的是,他的视力不断减弱,看东西越来越模糊,我唯一的希望落空了……

  一次次的灾难,如强盗一般夺走了我们的幸福,让这个家与贫困如影随形,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到我一个人身上。

  命运对我们实在不公,但能怎么样呢?我不断劝自己,既然遇到了,就笑着去面对吧,照顾他们都是我应该做的。

  于是,我拼命赚钱养家。每天大清早三四点就起床煮饭,照顾一家老小吃完饭后,不是下田,就是赶去工地干活。为了多赚点钱,我和男工友们一起挑一条条100多斤的石头。晚上,如果听说有水泥卸车的活,无论多迟都跑去干。工地一收工,就马上赶回家,准备家人的午饭、晚饭。我跟他们说:“有我在一天,你们就不会挨饿。”

  见过我的人都说我乐观、爱笑,谁也不知道,在夜深人静时我曾悄悄落过多少泪。但想想满屋子需要照顾的家人,这个家如果我不撑起来,谁还能撑起来?一定要咬紧牙关,撑起这个家!

蔡玉华(右一)与家人

  公公年纪大了需要照顾,我就给他喂水喂饭、熬汤熬药、端屎端尿,直到2014年他97岁高龄去世;丈夫和孩子们行动不便,我便充当起他们的眼睛和拐杖。

  为了省钱给家人看病、补充营养,我尽量省吃俭用:3块钱一双的塑料凉鞋穿了5年;一件白衬衣今天穿脏了洗洗、明天再穿,整整穿了10年;自己生病了都不敢花钱去看病,挺挺就过去了。

  虽然我很努力很节俭,但家里经济始终还是很困难。是党和政府的好政策,让我们看到了生活的希望:镇村很早就为我一家办理了低保,2014年还补助几万元,让我们盖起了两层毛坯新房。

  除了村里一直比较关照,这些年来,数不清有多少上级派来的干部帮助过我们,逢年过节总有镇里、区里甚至市级、省级的干部前来慰问,给我们带来生活必需品和困难补助金,一些热心的同志还带我家人去大医院看病,帮我们一家渡过难关。

  

区、镇干部到蔡玉华家中慰问

  更大的转变从2015年开始。那年,我家被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由区镇纪委干部挂钩帮扶。他们为我家制订了一整套的帮扶方案,点燃了我心中脱贫致富的希望:先是协调借用外出务工邻居的一块闲置荒地,我挑来杂石、砖头,搭上禽棚,养上了越来越多的鸡、鸭、鹅,还有兔子;然后,残疾程度较轻的大儿子被安排到城区的一家鞋厂工作,月工资有2000多块;最后再加上我打工、种田的钱,一年收入有6万多。

  这个时候,我有一个信念:尽量不给政府添麻烦,我们能养活自己。

  2017年底,我家顺利实现了脱贫。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如今,我们不仅要脱贫,还要致富。

  然而,就在生活越来越有盼头时,老天又跟我们开了一次玩笑。2018年6月,我丈夫在一次体检中被查出患有肺癌,治疗要花费大量费用,一家重新陷入困境。

  好在有纪委部门的挂钩帮扶。那段时间,区纪委的陈书记多次亲自前来看望、慰问,镇纪委同志送我丈夫去市里大医院手术,并申请到专项医疗救助和医疗保险等补助款,让我们不用花一分钱就把病给治了。手术最终很成功,我丈夫恢复得很好,我们心里都很感激。

蔡玉华在火龙果园里劳动

  2018年,镇村牵线搭桥送来产业扶贫项目,把我家的两亩农田免费改造升级,种上了火龙果。架子、水管、果苗等都由农业公司提供,免费装好、种好。据技术人员说,火龙果亩产可达4千斤,预计可收入8万元。

  还有一个月左右,火龙果即将成熟,如果产量达到预期,他们说将向全村、全镇乃至全区的精准扶贫户宣传推广火龙果项目和我的种植方法,为更多有困难的家庭送去脱贫致富的希望。

  这些年,在各级推荐下,我受到了许多表彰,入选“中国好人榜”、获评福建省道德模范,去年9月还荣获全国孝老爱亲道德模范提名奖。我们不仅脱贫摘帽了,还成为了先进模范,领了奖牌。这要是在旧社会,连吃饱生存都成问题,哪里还有这样的荣誉啊!

  吃水不忘挖井人,脱贫不忘感党恩。如果没有党和政府的帮扶,别说脱贫,可能我这个家都早就不在了。这份恩情,我们会永远记得。我想今后的生活一定会像火龙果一样,红红火火,一年更比一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