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一镇一孝廉】郭良:性操敦质,贤声丕著

来源:泉港区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2019-11-28 18:41

良画像

  郭良(1516年-1587年),字复吾,号北洲,出生于明代惠安七都德音里上郭村(今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山腰街道办事处龙山社区),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举人、四十一年进士,历任刑部主事、员外郎,山东、云南按察司佥事等职。

  不畏权贵,刚正不阿

郭良故居

  郭良初入仕,任刑部主事,掌办朝廷大案要案。时逢嘉靖末年,朝政腐败,皇帝又时常干预司法,如果判案不合其意,办案官员就会受到制裁。而当时泉州籍的刑部尚书黄光昇不少事情又全盘交代给郭良处理。面对这个“人人惴恐矣”的工作,郭良也知道稍有闪失就会罹祸,但他没有辜负上司信任。每有断案,他不会一味逢迎皇帝,也决不畏屈权贵,而是斟酌情与法而后奏上,所上报的奏疏,竟也大多得到皇帝的许可。

郭良故居内景

  有一名曾经权倾一时的大宦官,被判死罪后关押在狱中很久了,刑部迟迟不敢执行判决。大宦官窥伺机会,拜托一同僚“行千金”来贿赂郭良,希望郭良网开一面,为他开脱死罪从轻发落,不料被郭良严词拒绝,大宦官最终仍被处死。“一旦挟官势、报私恩、行贿赂、仗旧交,执法者要跟违法者一并论罪,怎么可以违背这个道理来贿赂我呢?”郭良的这番痛斥,直到今天仍具有十分强烈的警示教育意义。

  清正廉明

郭良故居内景

  郭良在山东任职期间,适逢皇帝做寿,按照当时不成文的惯例,文武百官在进京祝寿的同时,还要向各部高官赠送礼金。地方官们虽倍感压力,但也趋之若鹜。郭良却不打算送礼,虽然部下们反复劝说,但他仍然恪守正道,仅带万寿表进京入贺。多年后,调任云南工作的郭良又一次必须进京拜寿,下属们还是提醒他要多带些财礼去拜谒高官,最终,郭良还是空手前往。

郭良廉政园外景

  明末官场贿赂盛行,“炭敬”“冰敬”等潜规则甚嚣尘上。每逢冬夏,各地官员要以添炭取暖、消暑降温等各种名头向京城高官送礼,以求提携荫庇。郭良十分清楚这些潜规则,但他从不触碰潜规则,坚持不送、不拍、不谀,这既要有勇气,更要有一份内心对于廉洁自律的始终不渝的坚守。“吾以不贿,闻于诸侯”,也许正是这份坚守,让郭良对当时腐朽的官场感到失望,拜寿完回到云南后,他写下《乞归疏》,向皇帝请求告老还乡。

  名留青史

郭良廉政园内景

  郭良为官时间不长,仅十六年,却迹及天南地北,从繁华京城到边陲云南,步履匆匆。他每到一处,都做了许多有利于国家和百姓的实事,如按察云南时,遇到自然灾害,郭良毅然开粮仓赈灾,救活灾民数万。而当他辞官回乡时却“行李萧然”。

二十四孝图

  宦海沉浮,郭良却始终”循廉”于世,寻阅古籍,《惠安县志》、《泉州府志》、《福建通志》、《云南府志》等官方修志入传卓绩名宦,更有当代民间艺术家作有《孝子、贤达、良吏、祺神——郭良之歌》对其“德才义孝廉”进行艺术阐释,载誉传芳。以至于数百年来,福建泉港、惠安、三明尤溪及云南多地百姓也都长久地传颂着他的事迹。

活动照片

  近年来,山腰街道高度重视农村基层党风廉政建设,秉持着“从文化的视角审视廉政建设,把文化的力量融入到反腐倡廉之中”的理念,持续挖掘辖区内的廉政文化资源,着力打造修缮郭良廉政文化园区、畲族文明礼堂、望海楼党史教育基地等廉政文化品牌,以郭良、畲乡钟氏等优秀家规家训为蓝本,通过绘制“会说话”的孝廉之墙、举办家风家训诵读、“学家风、写家训”、参观廉政教育基地等内容丰富,主题鲜明的廉政文化活动,多领域、多形式地将孝廉文化浸润于人们的思想生活之中,增强廉政文化传播的深度和广度,营造浓厚的崇廉尚德氛围,较好地诠释了家风不染尘,清廉惠久远的真谛。(郑鉴强 连微)

郭良生平传记